非洲:下一個跨境電商爆發地?
2021-11-09 11:21 非洲 跨境電商

2非洲:下一個跨境電商爆發地?

來源: 零態LT(ID:LingTai_LT)作者 : 胡展嘉  

2020年,受地緣以及疫情黑天鵝影響,中國創業者出海無疑正在經歷前所未有之新變局。時針已經撥進2021年,他們目前的境況如何?有哪些經驗和教訓值得分享?出海未來是否還有機會?

“我們這種屬于把命搭上創業的。 ”

信號雖然斷斷續續,但依然抵擋不住電話那頭,身處南非的張鑫興奮高亢的聲音。作為一名物流創業者,張鑫已經蟄伏南非四年,他創辦的中非跨境物流平臺BUFFALO,通過“自建倉庫+干線自營+自建信息化系統”,已經搶占了中國到非洲90%電商小包的市場份額。

跨境電商瘋狂的時刻正在來臨。

2021年對于中國跨境創業者們而言,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。疫情帶來的影響使得相關產業鏈不得不進入停擺期,外貿被唱衰的論調也此起彼伏。“90%的訂單被取消”、電商出海從“黃金時代”跌入“黑鐵時代”、“外貿企業的集體困境到來”等觀點開始涌向出海圈。

“不過疫情幾乎沒影響非洲,整個非洲市場目前可以說依然是熱火朝天。電商的教育成本幾乎沒有。非洲今年線上零售整個產業,交易額體量至少增長200%。過往需要告訴當地人電商有多好,現在幾乎不用講。一個新市場才需要各種廣告,現在非洲市場的用戶已經不需要教育了。”

張鑫堅信,非洲是一片能夠誕生百億電商公司的創投熱土。

01

Old Money格局被打破

Old Money格局正在被打破,很多新玩家正在迅速補位。

所謂的Old Money,在南非指的是傳統大型商超,這種零售基本存在百年以上,盤根錯節。在非洲壟斷Old Money的傳統零售商超,類似于沃爾瑪,占據著市場上商品流通通道,是繞不過去的存在,“在Old Money的圈子,就是不管你怎么做,錢最后都流到Old Money那里,無論你做什么就繞不開它們,因為它們已經布局完畢,搶占完市場了。”

在張鑫看來,原有的Old Money零售商要保證自己的格局,必然不會自我革命,很多玩家雖然想要轉移生產關系,但卻受限于非洲的供應鏈。盡管目前的非洲在很多創業者看來,就是中國的八十年代,能看到來自電商零售領域的機會,但新型的生意模型如何建立,卻依然處于混沌之中。

▲ BUFFALO非洲員工

但現在情況變了,舊有的壟斷格局下,中國的供應鏈的優勢正在發揮作用,“我們把供應鏈優勢對接到非洲,會發現中間有大把機會。”這也被張鑫看作是零售第三模型。

見證中國電商崛起奇跡的張鑫,把集市類交易稱作第一零售模型,百貨店、大型商超稱作第二零售模型,第三零售模型則是指線上電商。正如沃爾瑪的出現完成對百貨店的革命,現在的線上電商在非洲充當無疑正充當著當年沃爾瑪的角色。

根據國際研究機構Statista數據顯示,2017年,南非跨境電商進口銷售額約為8.9億美元,比2016年增長30.9%。預計到2022年,南非市場電商交易量將達到54.31億美元,電商用戶滲透率將達到64.1%。

來自麥肯錫的報告預測,隨著越來越多非洲人接入互聯網,到2025年網上購物將占零售總額的10% (價值約750億美元) ,未來10年非洲網絡零售額將以每年40%的速度增長。這意味著非洲未來會成為電商的關鍵戰場。

國際研究機構益普索Ipsos發布的2016年全球消費者調研報告顯示,南非消費者海淘非常普遍,有43%的南非網購用戶會從其他國家電商平臺購物,其中中國占跨境商品的13%。

“更重要的是,在非洲,電商領域沒有所謂的Old Money,這中間有大機會存在。” 張鑫說?,F在線上電商給當地帶去了新的生意模型,管在市場成熟度、單一市場規模以及基礎設施層面,非洲和中國依然存在巨大差異,但中國線上零售的發展,以及相對成熟的供應鏈,也給去到當地的創業者帶去了時代性機會。這中間當然也包括BUFFALO。

02

賭成為下一個阿里的機會

“每個來到這里的創業者都在等待成為下一個阿里的機會。”在張鑫看來,經過疫情的刺激,非洲誕生電商百億美金公司的系統性紅利已經出現。

當然,并非簡單Copy阿里和京東、亞馬遜就夠了,這中間有很長的路要走,需要搭建好前端和后端,支付和物流體系,完善好上游供應鏈以及非洲當地最后一公里的配送。張鑫創建的BUFFALO通過“干線物流+末端配送” (末端配送采取自營+合作) 的業務模式,從零到一搭建鏈路,覆蓋從發貨到倉儲到清關到配送的整個產業鏈。

“約堡機場4000平米直屬倉庫,飛機落地直達入庫,DHL、TNT、DSV都沒有擁有的優勢。”張鑫在社交平臺寫道。

▲ 張鑫社交平臺截圖

南非市場的跨境物流,主要被國際四大物流物流公司 (DHL、UPS、TNT、FEDEX) 巨頭壟斷,但價格昂貴,經過國際四大物流公司輸送到南非的快件,快遞費一公斤甚至高達500元,BUFFALO負責整個鏈路,費用有時甚至不到四大物流巨頭的四分之一。

BUFFALO在約翰內斯堡當地建有6000平米海關保稅倉庫,通過一站式服務,配送時間也大大縮短,最快三天,自營業務內的包裹便能送達非洲用戶的手上,收費不到30元。

除了在非洲當地進行自建倉,在中國本地,BUFFALO也設有華東 (上海) 、華南 (深圳) 集貨倉,自有配送隊伍40人,配送車輛30余臺。據張鑫介紹,目前物流和支付體系已經建成,供應鏈體系也在搭建中。

當然,也會面臨很多質疑,很多國內人和張鑫溝通時的常規問題之一是,非洲人是不是又懶又笨。但是在他接觸中,發現很多人對非洲人有誤解。“他們中也有人睿智,博學,高效。”在非洲創業這些年,他另一個深刻的感受是最近歐美資本在非洲瘋狂布局,中國資本好像還在休眠。

在張鑫的預測中,未來二十年,非洲線上零售一定會迎來爆發。首先,非洲人口基數大,目前有14億人口紅利可待挖掘,并且五年后人口預計達到20億,對商品的需求是剛需;其次,非洲是原材料聚集地,整體的電商模型可以參考八十、九十年代的中國;再次,一帶一路的政策優勢。據了解, 非洲最大電商平臺Jumia已經將中國作為主要采購市場。

聯合國貿發會議指出,非洲網購人數自2014年以來年均增長18%,主要因為智能手機的廣泛使用推動了非洲互聯網普及率迅速上升,網民比例也從2005年的2.1%上升到2018年的24.5%。此外,非洲的支付服務也在創新發展,更多非洲人即使沒有銀行賬戶也可參與網購。

在市場爆發之前,張鑫希望能夠打造出完善的非洲線上零售的基礎,完成整個物流體系的閉環。未來兩年內,能夠搭建一套覆蓋整個非洲大陸的物流配送體網絡,并借由自主開發設計的信息化管理系統,使BUFFALO成為中非跨境線上貿易的B2C最大物流服務商和中非規模第一的線上零售渠道服務商。

據張鑫透露,目前BUFFALO的營收一年要以億計。很多進入到非洲市場的創業者已經賺到了錢,但具體細節他并不愿意過多透露,“但有一點,水流的走勢我們看到了,未來我們希望能成為最大的那只船。”張鑫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