滴滴推出“嗷嗷吃飯”,重拾外賣再戰美團
2021-11-09 11:30 滴滴 外賣

2滴滴推出“嗷嗷吃飯”,重拾外賣再戰美團

來源:Tech星球(ID:tech618)作者:陳橋輝

在2019年“滴滴外賣”業務失利后,滴滴正卷土重來,再次進入美團核心地帶,探索外賣市場。

Tech星球從多個獨立信源處獨家獲悉,滴滴從2020年開始測試的餐飲服務項目“滿足蓋飯”浮出水面,目前在天津測試,去年十月更名為“嗷嗷吃飯”。經核實,“嗷嗷吃飯”的背后主體公司(北京薩迪斯凡餐飲有限公司)中的原股東和現股東、監事,均為滴滴人力資源部門的人擔任。據知情人士透露,滴滴計劃希望將國內的這項業務模式用于海外的外賣服務。

無論是外賣業務,還是餐飲服務,實質上都是利用餐飲賽道去帶動自身配套業務的發展,并為自身的業務池拓寬維度。

受2020年疫情影響,外賣市場規模增長到6646.2億元,同比增長達15%。對于餐飲市場而言,中商產業研究院的數據顯示,預計2021年中國餐飲服務行業市場規模將進一步增長達到46984億元。

可見與餐飲相關的線上業務正成長為一條新的賽道,互聯網大廠爭相恐后涌入,無疑加速了該市場的競爭與活力。

01  有別于“滴滴外賣”的“嗷嗷吃飯”

相比于滴滴在國內上線的第一代外賣業務“滴滴外賣”,被外界視為滴滴第二代外賣餐飲服務的“嗷嗷吃飯”,有了相當大的改進。

Tech星球了解到,“嗷嗷吃飯”前身叫“滿足蓋飯”,從2020年年中在天津部分地區試點運營,試點范圍涵蓋了天津大學和南開大學,可見“嗷嗷吃飯”的主力用戶仍然是以年輕人為主。在菜品的選擇上,隨著平臺供應商的增加,菜品也不再局限于蓋飯,增加到粉、面等美食,實現了菜品的多元化。

目前,“嗷嗷吃飯”的合作商達30多家,成立7個品牌獨立運營,以滿足不同口味用戶在菜品上的需求。

嗷嗷吃飯的點餐流程主要在微信端進行。首先,用戶需要關注同名公眾號,然后選擇底部導航欄的“下單”,進入同名小程序,再點擊“現在點餐”,選好商品后,進入結算界面,選擇店內用餐或打包帶走即可完成整個流程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嗷嗷吃飯提供外賣配送服務,且配送免費,這和此前的滴滴外賣,以及現在市面上的大部分外賣平臺有著很大的區別,0元配送也是該平臺的主打特點,配送時間在30-45分鐘左右,屬于短途配送。

處于起步初期的嗷嗷吃飯,通過大力度優惠獲客。據一位體驗過該業務的用戶向Tech星球表示,嗷嗷吃飯的價格非常便宜,可在原價的基礎上打5折,幾元即可點到一份外賣,且飯菜質量不低。此外,嗷嗷吃飯平臺還推出了邀請好友活動,通過社交去驅動獲客能力,只要用戶成功將活動界面分享到朋友圈或面對面邀請,雙方都能獲得相應的獎勵。

上述用戶還表示,訂單完成后,通過評價會返還一定的優惠券,但無法看到他人的評價,只能看到月銷量。此外,嗷嗷吃飯平臺上相似菜品的商家使用的是同樣的配菜、米飯和包裝,無論點什么飯菜,都是從同一個點送過來。

綜合上述用戶的描述可知,嗷嗷吃飯當前的優惠力度比較高,通過公眾號的撒券和平臺自降等優惠,獲取用戶的關注和使用,同時獲得第一批忠實用戶和口碑。而菜品則是由平臺統一采購供應,再讓商家做成品進行售賣,保證質量可控,同時降低成本,成本的降低可以讓利到騎手的配送上,這也讓0元配送成為了可能。

除了C端的平臺建設外,嗷嗷吃飯在B端同樣自研了兩款App。分別是“嗷嗷吃飯商家”和“嗷嗷先鋒”。

嗷嗷吃飯商家App為商戶定制接單及門店運營的工具,可實時監測菜品庫存。嗷嗷先鋒App則是嗷嗷吃飯業務經理研發的商戶簽約及維護工具。另外,嗷嗷吃飯也在加大對商家的招募,試圖拓展在地方上的影響力。

可見,嗷嗷吃飯已初步形成較為完成的供應體系和平臺體系,與美團、餓了么相比,除了受眾用戶少外,在價格、配送和品質上存在優勢,這給滴滴在國內嘗試2.0版本的“滴滴外賣”提供了支持。

02  滴滴和美團的外賣之戰往事

小范圍的測試,證明了滴滴并沒有放棄外賣這塊蛋糕。

回溯滴滴做外賣的時間軸,從2017年12月的外賣業務部曝光,到2018年3月在無錫開城,其前期的上線速度僅用了3個月。

2018年3月6日,滴滴外賣宣布在無錫、南京、長沙、福州、濟南、寧波、溫州、成都和廈門等9個城市率先登陸,平臺通過降低抽傭和獎勵來獲得首批商家和用戶。同年4月,滴滴外賣在無錫獲得市場份額第一,高強度的打法,產生了一定的效果,遠超內部的預期。

滴滴外賣的快速發展,與美團的競爭火藥味十足。對于當時滴滴發表的“這意味著滴滴外賣在短短9天(8天試運營+4月9日正式運營)內,已成為無錫市場份額第一的外賣平臺”的說法,美團回應稱,美團外賣在無錫市場依然穩居第一。

之后,滴滴外賣和美團外賣之間的競爭持續不斷。從平臺到商戶,在到騎手,全方位展開對壘。

騎手方面,滴滴有著忠誠騎手和自有騎手,其中忠誠騎手,擁有保底一萬塊的收入,一單提成高達15元,這對美團外賣的騎手有著巨大的誘惑,吸引了不少騎手入駐滴滴。而商家也通過滴滴的補貼,獲得了不菲的收益。

當時,滴滴招募外賣商家是定向邀請制,并非誰都能報名,也讓外界猜想,滴滴外賣想填補“百度外賣”退出后的空缺,做中高端外賣服務平臺,按照預期的想法,似乎可行。

當年滴滴做外賣,也被視為是對美團進入出行領域的回應。

美團在2017年切入滴滴的出行領域,推出“美團打車”,并在2018年大力推廣,雙方互相滲透到對方領地。滴滴創始人程維當時喊話美團創始人王興:“爾要戰,便戰。”

對于美團而言,出行業務是必須涉足的領域。美團主打的是“吃喝玩樂”,打車出行可以串連這些業務。滴滴外賣的出現,則是滴滴為拓展新方向進行嘗試,但滴滴外賣不像美團打車,不是那么容易融入自身生態體系,而且燒錢的模式并不可持續,低抽傭、厚待騎手、獎勵用戶,滴滴維持持續燒錢并不容易。

最終,滴滴外賣在發展的過程中沒能走到最后。后期,滴滴開始將外賣從國內市場搬到了海外市場。

此次嗷嗷吃飯的推出,被外界視為滴滴外賣2.0版本??梢钥闯?,滴滴摒棄了早期粗暴的補貼打法,而是以更加明晰的“0元配送+自研菜品+外賣”的形式進行嘗試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嗷嗷吃飯用微信渠道點單,可見滴滴希望通過社交的方式帶動業務的發展,類似于早期拼多多的推廣方式,借助微信中的社交流量,以優惠活動吸引用戶。對比嗷嗷吃飯微信公眾號近一年的文章閱讀數據可以發現,單篇閱讀量已從幾百上升到兩千左右,并在不斷穩定增加,證明了這種玩法帶來了一定效果。

目前的外賣市場,美團和餓了么在市場份額方面,已經占據了絕對優勢。嗷嗷吃飯能否殺出重圍還尚未可知,但它的出現意味著,國內外賣市場競爭格局也存在新的可能。

03  滴滴需要出行之外的新故事

作為打車應用的鼻祖Uber,于2016年在美國上線了一個名為UberEats的外賣業務,由于送餐速度快,受到不少用戶的喜愛,迅速在全球多個城市上線。

UberEats的送餐任務由Uber的駕駛員來完成,其完成一單服務通常只需要幾分鐘,但可賺取5美元的跑腿費,對于司機也多了一份收入,加速了外賣和打車業務之間的融合。

Uber CEO達拉·科斯羅薩西表示:三年前我們的UberEats業務還剛起步,現在體量已經超過打車業務,我們用了三年時間,又在內部創建了第二個Uber。如今,UberEats已在美國、日本等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了最大的外賣平臺。

Uber的成功讓滴滴也有了同樣的想法,雖然在國內推出的滴滴外賣并不理想,但滴滴并沒放棄這塊業務,希望重拾外賣業務,講出一個新故事。

于是在巴西、墨西哥、日本等國上線“99 food”,“didi food”等不同的外賣平臺,并在配送方式上,吸取了UberEats的開車配送,將滴滴的海外出行業務和外賣進行緊密的結合。

此外,滴滴計劃或將“嗷嗷吃”的業務用于海外的外賣服務。不難看出,滴滴重拾外賣業務后,明確了國內和海外兩條外賣業務線,海外的外賣將通過國內業務探索后和海外的本地化進行結合,提高海外業務的競爭力,國內的業務雖然是試驗田,但通過改進和探索,仍然為滴滴在國內的發力外賣業務保留了可能。

雖然,國內外賣市場已被美團、餓了么長期把持,但互聯網大廠對外賣市場仍然有想法,特別是近來持續加碼本地生活的字節跳動,更是被爆出了測試心動外賣的消息,而網易也做了外賣的相關調研,可見字節和網易,甚至還有潛在的互聯網公司,意圖在外賣市場中分得一杯羹。

當下,國內外賣市場遠遠還沒見頂。據央視財經報道,截至2020年底,全國外賣總體訂單量將達到171.2億單,同比增長7.5%。我國外賣用戶規模已接近5億人,而80后、90后是餐飲外賣服務的中堅消費人群。

年輕人消費能力的崛起,吸引各方入局餐飲及外賣市場,例如盒馬推出盒馬咖啡、字節內部上線茶飲品牌“桃源玉葉”,以及美團的麻辣香鍋品牌“饞阿貍”等。

目前,尚不清楚“嗷嗷吃飯”是否會在各地大范圍推廣,但在外賣市場改變了打法的滴滴,已經與各家形成了差異化,在美團、餓了么等外賣平臺之外,或許能開辟一條新的道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