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br id="jdqjc"><optgroup id="jdqjc"><thead id="jdqjc"></thead></optgroup></nobr>

  • <option id="jdqjc"><span id="jdqjc"></span></option><option id="jdqjc"><source id="jdqjc"><tr id="jdqjc"></tr></source></option>
    <menuitem id="jdqjc"></menuitem>

    1. <track id="jdqjc"><span id="jdqjc"></span></track>
      1. <menuitem id="jdqjc"><address id="jdqjc"></address></menuitem>

          宋代的宮廷飲食的風格

          文章主題:飲食文化  文章來源:文化雜談  發布時間:2018-10-12 22:08:16

          宋代的宮廷飲食的風格一貫是“飲食不貴異味,御廚止用羊肉,此皆祖宗家法,所以致太平者”。比如菜單中的奶房簽、羊舌簽、奶房玉蕊羹等都是羊肉所做的大菜,因此可以看出雖然宋室南渡之后,江南產羊極為有限,但是羊肉在肉食中仍占重要地位。

          不過從這份菜單來看,御膳已經不是羊肉的天下了,水產變成了與羊肉分庭抗禮的重頭戲。而羹類的食物大行其道,有理由相信,這時候的皇帝喜歡綿軟滑嫩的湯羹勝過帶有膻味的羊肉。更有理由相信,像仁宗趙老六那樣半夜醒了想吃燒羊的好胃口,已經被江南綿和的春風細雨融化在宋嫂魚羹鮮美柔潤的口感中了。

          當然,不排除趙構那個吃貨,羊肉吃膩了想要換換口味。從他能毫不顧忌地派人去市井街邊買上一份“魚羹”、“李婆婆雜菜羹”、“賀四酪面臟”、“三豬胡餅”、“戈家甜食”解饞來看,就知道這位對于口腹之欲的看重恐怕已經上升到了執著的地步。

          這三十份菜肴多數的做法已經不可考了,但依舊在各種筆記里能尋到二,《山家清供》記有螃蟹釀橙的制法:“橙用黃熟大者,截頂剜去穰,留少液。以蟹膏肉實其內,仍以帶枝頂覆之。入小甑,用酒、醋、水蒸熟。用醋、鹽供食,使人有新酒、菊花、香橙、螃蟹之興。”這道菜迄今為止還是浙菜名菜之一??上肭曛?,人民的舌頭就已經被寵慣到了怎樣的程度。

          所以說,什么秋風之嘆莼鱸之思,怎么也有十之四五是真心的嘴饞吧。

          熱點排行>>
          圖文閱讀>>
          老师第一次好紧太深了
          <nobr id="jdqjc"><optgroup id="jdqjc"><thead id="jdqjc"></thead></optgroup></nobr>

        1. <option id="jdqjc"><span id="jdqjc"></span></option><option id="jdqjc"><source id="jdqjc"><tr id="jdqjc"></tr></source></option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jdqjc"></menuitem>
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jdqjc"><span id="jdqjc"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  1. <menuitem id="jdqjc"><address id="jdqjc"></address></menuitem>